乐动·LDSports_乐动体育官方网站

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维权 >正文

哥哥冒用胞弟身份入职与用人单位是否构成劳动关系?

发布时间:2022-06-20 04:44: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倾斜保护原则”是为真正实现劳动关系实质公平而确立的法律原则。当劳动者使用他人身份求职就业,明显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时,是否还应按照“倾斜保护原则”的予以照料呢?在求职季里,唐山市两级人民法院通过对哥哥用胞弟身份入职的劳动争议案的审理,给广大求职者在求职择业过程中要坚守诚信原则提了个醒。

  基本案情:1996年12月25日,边某金因其年龄超过招工年龄,冒用其胞弟边某保的身份到某矿业公司处工作。2003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边某金继续以其胞弟边某保的身份,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签订了六份劳动合同,并由某人力资源中心派遣至某矿业公司处工作。

  2011年需要续签劳动合同时,边某金的胞弟边某保拒绝向边某金提供身份证件,边某金遂以自己真实姓名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2017年10月24日,某人力资源中心出具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信,该证明信记载,“我中心派遣到开滦林西矿的员工边某金同志……经双方协商同意,自2015年12月31日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该同志在我中心的工作年限为5年……”。

  2019年5月13日,边某金提交劳动仲裁申请书,提出确认其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在1996年至2010年期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等申请。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于当日作出(2019)劳人仲案字119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对边某金的仲裁申请因仲裁请求超过仲裁时效不予受理。

  边某金向一审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边某金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在1996年12月25日至2010年12月31日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

  冒名顶替构成欺诈入职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八条“下列劳动合同无效:……(二)采取欺诈、威胁等手段订立的劳动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本案中,某人力资源中心在向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出管辖异议同时答辩称,2006年初,某人力资源中心、某矿业公司共同就冒名顶替上班的行为进行过一次专项核查,要求有冒名顶替者主动更正错误并改签劳动合同,但是边某金并未主动告知单位其冒名顶替的行为。

  某矿业公司向法院提交的其公司2011年1月1日的边某金工人登记表上载明“边某保改边某金重新录用”亦可证实上述事实。边某金于1996年参加工作时,因自己年龄超出招工条件而冒用年龄符合条件的其胞弟边某保的身份应聘到某矿业公司处参加工作,之后继续冒用其胞弟边某保的身份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签订劳动合同,是以欺诈手段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意思表示而订立劳动合同,属于上述《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合同无效的情形,故边某金以边某保名义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签订的2003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之间的全部劳动合同均无效。

  综上所述,边某金的欺诈行为不但违反上述劳动法律的规定,而且也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所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因此法院对边某金要求确认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在1996年12月25日至2010年12月31日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请不予支持。

  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204民初1484号民事判决书。一审判决如下:边某金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在1996年12月25日至2010年12月31日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边某金负担。

  ■二审:双方无“合意”

  不构成劳动关系

  边某金因不服一审判决,向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边某金上诉称,边某金是实际付出劳动的劳动者,与某人力资源中心之间存在真实的劳动关系,且个人应承担的社会保险也是在边某金的劳动报酬中代扣代缴。是否具有书面劳动合同并非认定劳动关系的前提和必要条件,本案中无论书面劳动合同是否有效,均不能否定边某金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签订劳动合同后被派遣到某矿业公司工作,并实际缴纳和补缴了工作期间的社会保险的事实。边某金因下井工作多年诊断为职业病认定工伤,被鉴定为七级伤残,依据事实和法律,均应认定边某金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在1996年12月25日至2010年12月31日存在劳动关系。

  某人力资源中心辩称,某矿业公司招用劳务派遣形式的农民工是从2003年初开始的,在此之前某人力资源中心与某矿业公司没有建立劳务派遣关系,1996年12月25日至2002年12月31日期间边某金与某人力资源中心不存在签订劳动合同的可能和事实。2003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期间,因边某金一系列欺诈行为,某人力资源中心所有劳务派遣行为均是针对边某保的,包括签订劳动合同、支付工资办理社保等,而与边某金无关。 某人力资源中心与边某金不存在劳动关系。诚实信用原则是民事主体进行民事活动最基本的原则。如果任由民事主体随意欺诈造假,必然导致社会秩序混乱。劳动关系涉及人身资格权益,更必须遵循诚信原则。劳动者主体资格不符合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的,不能确认为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

  某矿业公司辩称,该单位招用劳务派遣形式的农民工从2003年初开始,在此之前某矿业公司与某人力资源中心没有建立劳务派遣关系。1996年12月25日至2002年12月31日期间,边某金与某矿业公司不存在劳务派遣签订劳动合同的可能和事实。边某金申请仲裁和提起诉讼已经超过法定时效。边某金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终止劳动关系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边某金申请仲裁时已经超过《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法定时效,法院应驳回诉请。

  法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一致,法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边某金要求确认自1996年12月25日至2010年12月31日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存在劳动关系是否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因某人力资源中心、某矿业公司一审中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其在二审期间提出该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边某金于1996年12月25日,冒用其弟边某保的身份到某矿业公司工作。2003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期间,边某金继续冒用其弟边某保的身份与某人力资源中心签订多份劳动合同。因某人力资源中心招工时有明确的限制条件,边某金不符合上述条件,故该中心的真实意思是招用符合条件的边某保,而与边某金不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边某金在建立劳动关系过程中的欺诈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其违法行为不应被鼓励,也不应受到法律的保护,故边某金要求确认其与某人力资源中心存在劳动关系,法院不予支持。

  2020年6月28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冀02民终2313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边某金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提醒:劳动关系涉及人身

  资格权益更须诚信

  原《民法通则》第四条,《民法典》第七条,《劳动合同法》第三条,都对诚信原则都做了具体规定,不得违反。如有违反,就要承担相应法律后果。不论是劳动关系还是事实劳动关系,都应建立在劳动关系双方主体(即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资格合法和身份真实的基础上,这是订立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的前提条件。依据《劳动法》第十八条、《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劳动者采取欺诈的手段订立的劳动合同是无效的劳动合同,无效劳动合同没有法律约束力,不具备确认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的基础和条件。

  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力市场管理规定》(部令第10号)第五条规定,“劳动者年满16周岁,有劳动能力且有就业愿望,符合法律规定条件可凭本人身份证件和接受教育、培训的相关证明,通过职业介绍机构介绍或直接联系用人单位等渠道求职”。《就业服务与就业管理规定》(部令第28号)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用人单位不得“招用无合法身份证件的人员”。根据1995年1月1日实施的《劳动法》第十六条,“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的规定,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的法定依据。

  ■本报记者贺耀弘

1
编辑:李飞  责任编辑:王红润  审核:王书军